幻光

非常非常业余的文手/画手,更新看心情(。)

加冠礼 中。

对不起对不起拖了这么久……字数也不算多。
我有打算今晚继续写!
那就,先凑合?








孙膑极力按捺着自下而上席卷而来的异样感受,幻化出蝶翼冲向走道,完全没有在意也没时间在意路过的宾客,颇有些横冲直撞。肩胛骨撞击门框发出一声闷响,孙膑下意识扣住肩膀,视线愈发模糊。耳畔嗡嗡作响,他脚步一个不稳踩空阶梯摔至梯边花园的草丛中。

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近乎散架,蜷缩成团状独自承受着陌生的欲望与痛觉交杂在一起。动动手臂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杂草因为自己的动作抚过裸露的皮肤,瘙痒而又似乎撩拨起了股股热流。

他觉得自己的理智正在持续崩断。

“不要被发现,千万不要……”

这极其微渺的愿望也被老天狠狠击溃。

青年手持酒壶缓步而来,眼角还略微带着醉酒的红晕,黛紫长发散在肩旁因主人的疏忽并未打理,却在月色下徒增酒仙气质。李白厌倦了内里人们的或倾慕或赞叹的目光,以不胜酒力为由离开厅室。

倒是独酌更闲适些。他想。

李白脚步踢踏,渐渐逼近花园。孙膑却深陷沼泥而不自知,压抑的低吟和草丛的窸窸窣窣果然逃不过李白灵敏的听觉。一双狐耳细小地抖动起来,他紧了紧掌心的葫芦疑问地蹩眉,耸耸鼻尖搜寻花园不寻常的怪异气息。

是发情的味道。

李白敏锐地瞥向草丛中明显被重物压得凹下的一块,紧锁俊眉抬步跨进草丛意欲一探究竟。他刻意放缓步伐不至于打草惊蛇,直至瞧见那人头顶的一双触角神情才有了细微变化。

我说呢,加冠之后怎么没见王子敬酒。

“哟,看我发现了什么。”

孙膑抬起盈满水雾的双眸,借着月下迷蒙的视线好一会儿才认出眼前的男子是何人。触角被惊吓的猛地收缩,他瞪着眼睛压低着嗓子,可吐露出的竟是略带情欲的沙哑与哭腔。

“我警告你,不要靠近我。”

“阁下认为这番话是让我敬而远之,或是您的欲拒换休?”

李白轻哼一声丝毫没有在意他毫无威慑力的警告,右腿后撤一步蹲在那人前,伸手用食指挑起孙膑的下颚,眉眼之间俱是魅惑。

“不如来做些对双方都有意思的事情?”

评论(8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