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光

非常非常业余的文手/画手,更新看心情(。)

一个脑洞,不知道会不会填。

龙狐 信白。

    昔日荒芜的山间忽而传来低低吟唱,不知名的语言沉重且奇妙。瞬息中,贫瘠的土壤下嫩绿破出,遍满了原野。枝丫重新萌发回复桃花漫山,清流潺潺泻出其间,鸟鸣叽叽喳喳生机勃勃。

    山顶上的人收回了双手捂着胸口,不受控制地单膝跪地,粗喘无法平复气息。白发失了光泽,鎏金眸子黯淡无光,那人却反而勾起唇角眉眼中皆是满足。

    终于成功了。
    狐狸,这下你总该回来了吧。

   身影突然倒在丛间,白龙真身显现盘据于此,化为青丘最后的防线。

    我能弥补了吗。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