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光

非常非常业余的文手/画手,更新看心情(。)

白膑r18 加冠礼 上。

其实是一个生贺产物……大概也没有多少人看。
r18,r18,r18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严重ooc,私设如山。
应朋友的要求写了渣白……
私心带韩信出来溜一圈。
千年之狐x妖精王

    觥筹交错,光怪陆离。
    夜幕下的森林近乎是千年一遇的灯火未歇,本应早早寂静的王府此刻却欢声笑语好不快活。妖蝶聚在一起说说笑笑,甚至还有其他种族被宴请光临,一切皆因妖蝶族的王子,孙膑加冠。
    妖的加冠之年与人类大不相同,只有渡劫成功,妖精方可加冠。而妖蝶族的长子孙膑是难得一见的奇才,不过两三百年便渡了劫数。这可乐坏了妖精王,自家长子才回来没多久便大手一挥决意举办加冠宴。
    孙膑对此倒也没多大意见,父王心意自己也不好拒绝。此时他坐在主位上有些拘谨,双手置于膝盖端端正正,挂上笑容与每一位客人致意。虽然孙膑是妖精王的长子理应见过这样的排场,可他对宴会这种东西完全没有兴趣,人际关系也仅仅局限于族内几个同期修炼的弟弟妹妹与王族子孙,鲜少见人。这紧张倒也能够被原谅。
    挚友田忌仍旧在身旁喋喋不休地对孙膑说着他闭关时发生的琐事,他对此也早已习惯不时点点头应和一下。客人大多落座,皆在瞅着从未见过的王子,孙膑有些不自在地耸耸肩,望着头顶华美的吊灯幽幽叹了口气。
    还有多久才结束啊……

    李白是偷偷跑出来的。
    三两下敲晕了看门的守卫,后跟一蹬翻出墙外。狐王自以为他能够自觉完成修炼,可李白生性自由散漫哪有被乖乖关住的理由。
    不过他不知道该去哪儿了。
    去小白龙那吧?就他那德行,今天还把白龙惹急了,指不定就把自个供出去。
    这么胡思乱想着,李白早已走离青丘。一路上平淡如常,颇有些无趣。要不回去喝酒得了。李白抖了抖耳朵正打算放弃,却见不远处的森林灯火通明。他立即心下一喜,似是寻到了好去处一般,李白快步飞向酒宴地点。
    青丘少主的大驾光临可谓吸引了所有宾客的目光,毕竟少主向来来无影去无踪,又生的一副绝美的皮囊,无数姑娘都明里暗里仰慕着李白。妖精王可是被吓了一跳,他不是没邀请过青丘,但狐王以少主忙于修炼回绝了去。他以为这是狐王的惊喜,笑的合不拢嘴,要知道李白一来,王府就如同蓬荜生辉。
    不过一会,李白身旁便围了一圈少女,他对美丽的事物本来便来者不拒,姑娘们投怀送抱他也乐得接受,熟络地谈笑风生,不时引得姑娘们花枝乱颤。

    孙膑对这“不请自来”的贵客也有几分好奇,早就听闻青丘的少主风流倜傥,而实力也不负剑仙一名,数百年败在他剑下的挑战者数不胜数,只有蛟龙族的韩信的枪能敌他剑术。如今见了真容,样貌倒还真名不虚传。孙膑直起身子还想继续观察那人,台上主持人的声音便响了起来。
    “欢迎各位参加我族王子的加冠仪式!”
    他意识到自己该候场加冠了,便和田忌招招手走去台下。孙膑身着真丝衬衣,镀金蕾丝装饰纽扣,袖口公公整整无一丝褶皱,一观即知做工昂贵。
    李白此时才瞧见这场宴会的主角。孙膑略显紧张地绞着衣角,亚麻色碎发下双眸亮如繁星,小巧唇瓣微微抿起,仍不忘礼数的欠身与全场鞠躬。
    长得不错,还蛮有教养。
    这是李白对孙膑的第一印象。
    接着妖精王上台致辞,手持状似蝶触角般的冠。孙膑等父王向自己走近,便弯下腰让后者将冠戴上自己头顶。台下掌声随之响起,李白跟着拍了拍手,心思却在餐桌上上好的佳酿。
    然而他也理所应当的没有注意到,孙膑脸颊上泛起的微红。

    孙膑下台时,右腿险些一软跪在地上。
    自胸膛中涌出一种道不明了的燥热席卷全身,他的意识变得有些恍惚,尽力掩饰下意识从口中漏出的轻喘,指尖止不住的颤抖,所剩无几的理智拉响警报。
    他发情了。
    孙膑扶着墙根,脑海跳出唯一的念头。
    不行,得……马上回去。






我卡住了……不是故意的,真的。
大概周末能墨迹出来。

评论(4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