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光

非常非常业余的文手/画手,更新看心情(。)

加冠礼 中。

对不起对不起拖了这么久……字数也不算多。
我有打算今晚继续写!
那就,先凑合?








孙膑极力按捺着自下而上席卷而来的异样感受,幻化出蝶翼冲向走道,完全没有在意也没时间在意路过的宾客,颇有些横冲直撞。肩胛骨撞击门框发出一声闷响,孙膑下意识扣住肩膀,视线愈发模糊。耳畔嗡嗡作响,他脚步一个不稳踩空阶梯摔至梯边花园的草丛中。

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近乎散架,蜷缩成团状独自承受着陌生的欲望与痛觉交杂在一起。动动手臂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杂草因为自己的动作抚过裸露的皮肤,瘙痒而又似乎撩拨起了股股热流。

他觉得自己的理智正在持续崩断。

“不要被发现,千万不要……”

这极其微渺的愿望也被老天狠狠击溃。

青年手持酒壶缓步而来,眼角还略微带着醉酒的红晕,黛紫长发散在肩旁因主人的疏忽并未打理,却在月色下徒增酒仙气质。李白厌倦了内里人们的或倾慕或赞叹的目光,以不胜酒力为由离开厅室。

倒是独酌更闲适些。他想。

李白脚步踢踏,渐渐逼近花园。孙膑却深陷沼泥而不自知,压抑的低吟和草丛的窸窸窣窣果然逃不过李白灵敏的听觉。一双狐耳细小地抖动起来,他紧了紧掌心的葫芦疑问地蹩眉,耸耸鼻尖搜寻花园不寻常的怪异气息。

是发情的味道。

李白敏锐地瞥向草丛中明显被重物压得凹下的一块,紧锁俊眉抬步跨进草丛意欲一探究竟。他刻意放缓步伐不至于打草惊蛇,直至瞧见那人头顶的一双触角神情才有了细微变化。

我说呢,加冠之后怎么没见王子敬酒。

“哟,看我发现了什么。”

孙膑抬起盈满水雾的双眸,借着月下迷蒙的视线好一会儿才认出眼前的男子是何人。触角被惊吓的猛地收缩,他瞪着眼睛压低着嗓子,可吐露出的竟是略带情欲的沙哑与哭腔。

“我警告你,不要靠近我。”

“阁下认为这番话是让我敬而远之,或是您的欲拒换休?”

李白轻哼一声丝毫没有在意他毫无威慑力的警告,右腿后撤一步蹲在那人前,伸手用食指挑起孙膑的下颚,眉眼之间俱是魅惑。

“不如来做些对双方都有意思的事情?”

一个脑洞,不知道会不会填。

龙狐 信白。

    昔日荒芜的山间忽而传来低低吟唱,不知名的语言沉重且奇妙。瞬息中,贫瘠的土壤下嫩绿破出,遍满了原野。枝丫重新萌发回复桃花漫山,清流潺潺泻出其间,鸟鸣叽叽喳喳生机勃勃。

    山顶上的人收回了双手捂着胸口,不受控制地单膝跪地,粗喘无法平复气息。白发失了光泽,鎏金眸子黯淡无光,那人却反而勾起唇角眉眼中皆是满足。

    终于成功了。
    狐狸,这下你总该回来了吧。

   身影突然倒在丛间,白龙真身显现盘据于此,化为青丘最后的防线。

    我能弥补了吗。

是不是就我心悦韩信x酒吞……
马尾组又都红发!!
而且武力值都max
强强多好吃啊!!!!
好想看太太写文啊……

瓜子,给我瓜子!
汉高鼠真可爱啊……
其实我是不知道怎么同时放几张照片。

白膑r18 加冠礼 上。

其实是一个生贺产物……大概也没有多少人看。
r18,r18,r18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严重ooc,私设如山。
应朋友的要求写了渣白……
私心带韩信出来溜一圈。
千年之狐x妖精王

    觥筹交错,光怪陆离。
    夜幕下的森林近乎是千年一遇的灯火未歇,本应早早寂静的王府此刻却欢声笑语好不快活。妖蝶聚在一起说说笑笑,甚至还有其他种族被宴请光临,一切皆因妖蝶族的王子,孙膑加冠。
    妖的加冠之年与人类大不相同,只有渡劫成功,妖精方可加冠。而妖蝶族的长子孙膑是难得一见的奇才,不过两三百年便渡了劫数。这可乐坏了妖精王,自家长子才回来没多久便大手一挥决意举办加冠宴。
    孙膑对此倒也没多大意见,父王心意自己也不好拒绝。此时他坐在主位上有些拘谨,双手置于膝盖端端正正,挂上笑容与每一位客人致意。虽然孙膑是妖精王的长子理应见过这样的排场,可他对宴会这种东西完全没有兴趣,人际关系也仅仅局限于族内几个同期修炼的弟弟妹妹与王族子孙,鲜少见人。这紧张倒也能够被原谅。
    挚友田忌仍旧在身旁喋喋不休地对孙膑说着他闭关时发生的琐事,他对此也早已习惯不时点点头应和一下。客人大多落座,皆在瞅着从未见过的王子,孙膑有些不自在地耸耸肩,望着头顶华美的吊灯幽幽叹了口气。
    还有多久才结束啊……

    李白是偷偷跑出来的。
    三两下敲晕了看门的守卫,后跟一蹬翻出墙外。狐王自以为他能够自觉完成修炼,可李白生性自由散漫哪有被乖乖关住的理由。
    不过他不知道该去哪儿了。
    去小白龙那吧?就他那德行,今天还把白龙惹急了,指不定就把自个供出去。
    这么胡思乱想着,李白早已走离青丘。一路上平淡如常,颇有些无趣。要不回去喝酒得了。李白抖了抖耳朵正打算放弃,却见不远处的森林灯火通明。他立即心下一喜,似是寻到了好去处一般,李白快步飞向酒宴地点。
    青丘少主的大驾光临可谓吸引了所有宾客的目光,毕竟少主向来来无影去无踪,又生的一副绝美的皮囊,无数姑娘都明里暗里仰慕着李白。妖精王可是被吓了一跳,他不是没邀请过青丘,但狐王以少主忙于修炼回绝了去。他以为这是狐王的惊喜,笑的合不拢嘴,要知道李白一来,王府就如同蓬荜生辉。
    不过一会,李白身旁便围了一圈少女,他对美丽的事物本来便来者不拒,姑娘们投怀送抱他也乐得接受,熟络地谈笑风生,不时引得姑娘们花枝乱颤。

    孙膑对这“不请自来”的贵客也有几分好奇,早就听闻青丘的少主风流倜傥,而实力也不负剑仙一名,数百年败在他剑下的挑战者数不胜数,只有蛟龙族的韩信的枪能敌他剑术。如今见了真容,样貌倒还真名不虚传。孙膑直起身子还想继续观察那人,台上主持人的声音便响了起来。
    “欢迎各位参加我族王子的加冠仪式!”
    他意识到自己该候场加冠了,便和田忌招招手走去台下。孙膑身着真丝衬衣,镀金蕾丝装饰纽扣,袖口公公整整无一丝褶皱,一观即知做工昂贵。
    李白此时才瞧见这场宴会的主角。孙膑略显紧张地绞着衣角,亚麻色碎发下双眸亮如繁星,小巧唇瓣微微抿起,仍不忘礼数的欠身与全场鞠躬。
    长得不错,还蛮有教养。
    这是李白对孙膑的第一印象。
    接着妖精王上台致辞,手持状似蝶触角般的冠。孙膑等父王向自己走近,便弯下腰让后者将冠戴上自己头顶。台下掌声随之响起,李白跟着拍了拍手,心思却在餐桌上上好的佳酿。
    然而他也理所应当的没有注意到,孙膑脸颊上泛起的微红。

    孙膑下台时,右腿险些一软跪在地上。
    自胸膛中涌出一种道不明了的燥热席卷全身,他的意识变得有些恍惚,尽力掩饰下意识从口中漏出的轻喘,指尖止不住的颤抖,所剩无几的理智拉响警报。
    他发情了。
    孙膑扶着墙根,脑海跳出唯一的念头。
    不行,得……马上回去。






我卡住了……不是故意的,真的。
大概周末能墨迹出来。